————美容小知识————

男人的衣密

你也许不知道,男人的穿着经常是女人的焦点,在第一眼印象分数中占有超过百分之五十的影响力,当一个女人谈起一个刚认识的男人,使用了较多的心思和篇幅描述他穿着的细节时,相信我,她就是算没有对他一见倾心也应该是对他相当欣赏。

有了好感才会有其他的进展,不是吗?你之所以成为Uno读者的一员,多多少少也是对女孩们的眼光比较敏感的吧。

面对一个想要更进一步了解的男人,女人是不是会轻易放过她最拿手的观察项目,男人的穿着不会说谎,只会说得太多。

我有许多朋友都是个中高手,听她们对男人评头论足是一种乐趣与收获,因为那使我更了解女人,同时增长了对男人的见识,那是超越赞美层次的经验辩证,好坏美丑不是讨论的重点,如何从有限的外在大胆假设男人不为人知种种特质,才是讨论的精神所在。

男人真的如我们所预料的那样吗?不重要,女孩们从男孩们的服装取得作梦的材料,彼此交换心得情报,你可能不知道这看似幼稚的心理过程,如何决定你在一个女孩心目中的位置。那我只好把某个夏夜里的闺中密谈实况摘录下来,看看你有没有机会成为我们的话题人物。

他对女人的品味一如衣服,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

大仙喜欢男人穿白衬衫,有位新同事把白衬衫穿得很有型,在办公室初遇的那一瞬间,她有种Bingo的感觉。虽然他每天都穿白衬衫,但是每天带给她的感觉并不一样,有时白得很拘谨,有时白得很悠闲,有时甚至有点狂野,他满足了她白色并不单调的想像,他们时常一起加班,他请她吃饭,送她回家,除此之外,别无其他。

直到他离职那天,他也只是像朋友般与她握手道别,大仙才明白他的白衬衫是一种刻意的距离。

虽不曾见过这位白衬衫先生,但是我们好像都感受到了他的迷人,毕竟执著于一种颜色的人不多,更何况是挑战任何瑕疵都无所遁形的白色,还能从容驾驭、收入自如的更少。他对女人的品味一如衣报,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,因此当他把你定位了以后,任何人都很难改变他。喜欢和爱的不同对他而言在清楚不过,大仙明白自己不是他心目中那位唯一的女人。

这类男子对女人的杀伤力和他的魅力成正比,能和他拥有一段温暖的回忆,却不需要品尝患得患失的痛苦,我们为大仙感到庆幸。

他说话就像外表一样不假修饰,在爱与性的领域,都是勇于尝试的冒险家

在遇到他以前,海玲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男女之间的“化学作用”

蓄着一头被紫外线灼成焦黄的长发,穿着热带森林印花背心的他,在一次单身旅行中闯进她的视线,他的放肆是她前所未见的,他说的话和他的外表一样不假修饰,对任何人都这样,包括对她这位绝对文明优雅的小姐。行程中他曾邀她去潜水、赛帆船,都被她已对紫外线过敏的理由拒绝,然而她却不由自主地注意他在阳光下活跃进的身影,和那些在健身房里苦练肌肉、动不动就以为自己很帅的男人比起来,他使海玲联想到泰山。

晚会那天旅行团的成员都稍事装扮,海边的夜风还留着白天的温度,海玲还在考虑要不要脱下衬衫,里面的小可爱会不会太随便时,赫然见到裸着上身的他前来邀舞,“你总不会被月亮晒伤吧?”

这真是令人窒息的一舞啊!与裸男共舞的经验可遇不可求,妹妹们公认他有过的女人一定不少,才能把和他根本南辕北辙的海玲迷得神魂颠倒,这位穿着以舒适为取向的大哥,好像没什么事不敢做,后来事实证明他在爱与性的领域,果然都是勇气尝试的冒险家。

难道身材不好的男人就没机会?

他高而且瘦,却有副宽阔的肩膀,穿着长大衣很称头。他大概也知道这一点,每次约会他都穿长大衣,这使小任觉得他们很适合在冬天认识。

也许是冬天快要过去了,小任还不知道大衣底下的他究竟是怎么样的人,所以对于是否要认真的看待这段关系,小任感到犹豫。那天气温骤然回升,热得出人意表,她一时兴起跑到他的工作室外等他下班,想看看他吃惊的样子,没想到吃惊的人不是他而是她。

她几乎认不出来眼前的男人,是的,他脱掉了长大衣,细瘦的肩膀窄小得不成比例,她觉得自己上了他的当,想怪他又不知要怪他什么。也许她只能怪自己,对一个爱穿长大衣的男人释放了太多想像力。

难道身材不好的男人就得被判出局?我想不尽然,而是这个意外使小任对男人的伪装十分敏感,后来再也不用身高来决定一个男人是否能提供足够的安全感,反正她喜欢坦白,不太完美的曲线看起来比较真心。

配不配由你

你是怎么置装的呢?颜色、款式、搭配都是Uno讲究的重点,关于流行有太多把戏可玩可变,可是言归正传,还是要能突显你个人,尤其是搭配,现在不但是衣服鞋袜要配,手机、手表、包所也都不可或缺。谁配谁的话题已经燃烧了大半年,就像一首过时的流行歌曲从使强力放送也不会刺激买时,一幕幕政治肥皂剧虽然霸占了媒体的黄金时段,并没有赢得收视率,说实在的,总统选局的变化比不上股市的数字扣人心弦,选不选,配不配的谣言倒尽观众的胃口,现在谈选局谁理你?与其凑这个热闹,还不如上街,选几样新行头玩玩流行的排列组合还风趣一点。

起码女人会注意到你。

伽玛医生健康网